首页 > 小说专区 > 人妻小说

我终于失去了你苗苗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
我终于失去了你苗苗:31. 稻多打出米来,人28. 保持创新,过去十年,中国互联网利用本土优势成功抵御了国际巨头的进攻,取得了全面胜利,但真正决定中国互联网生死存亡的是接下来的十年。这十年中国企业不仅要和国际企业比拼服务,更要拼创新和核心技术能力。多讲出理来。我终于失去了你苗苗:
一转眼,又到了暑期。苗苗在这个假期准备结婚了,按她的意思本没想这么快结婚,不过男孩子家出了一笔钱买房,要办完婚事才能用。正好又有合适的房子即将开盘,凑着凑着就打算在这个暑期把婚结了。当然这期间苗苗也会打些电话,主要是和男友闹别扭委屈了,会跟我倾诉一下,因为不在身边,没刺激到我内心的小淫虫,我也是一直相劝,告诉她两个人在一起需要彼此体贴和信任。她还算听话,每次都能好好听,所以和男友的进展也不错。那个男孩子我听她的描述感觉也还不错,所以对他们俩在一起也比较放心。直到5月份她给我电话,说打算7月底结婚,我在一串恭喜中明白,这算是一段感情的尽头了,还是流露出万般的不舍。我觉得她从此要属于另一个男人,本能的醋意叫我有些迷失和慌乱,却十分无奈。不过从内心和理智来说,我还是希望她能开心。永远快乐!

合作单位的一家下属公司有个婚纱摄影的影楼,我曾经帮忙用进口医疗设备的名义帮他们弄了一台进口彩扩设备,省了几十万块的税,送个婚纱照应该没问题。跟他们老总提了一句,下面一个很帅气的部门经理居然一本正经的找上门来接洽,弄得我有点尴尬,就说是我一个妹妹,要嫁人了,帮忙拍得好看点,最主要是价格方面别太夸张,两口子都是老师也没啥钱。经理拿到联系方式很谦逊的叫我放心,我说你们去谈吧,她们放假了有的是时间。

直到一个多月之后的一个下午,我接到苗苗的电话,她说终于拍完结婚照了,要好好谢谢我,我说“那都不算事儿。你要是自己谢我我还能抽个空儿,要是你俩一起谢我我就忙去了啊。”她妖媚的压低声音说:晚上洗干净等着我,我吸干你!这句话说的我一下就崩溃了,所有道貌岸然的理智,多年的道德沉淀,素质修养,都纷纷逃离我的身体,。一个下午我就跟吃了一把伟哥一样,看公司保洁大妈都异常兴奋。我在她小区附近订好酒店,安排好各种事项,早早的就在酒店等着了。我知道她和男友要一起吃晚饭,然后男的送她回家,她再出来找我。暮色将至,华灯初上,她的电话就到了,比我预计的早了近2个小时,我告诉她房间号就挂了。一会敲门声响起,我开门,她闪进来。我抱着她,摸索着去脱她的裙子,她也把手伸进我的浴袍,隔着内裤揉着我,轻声问,你还能等吗?我想洗个澡,你要着急,一会洗也行。我松开她说你去洗吧,一夜呢,我不着急!她撸了我两下说真的行啊?确实把我弄得不上不下很难受,然后她调皮的边脱衣服边说,要不你陪我再洗一次呀?可算了吧,热死了。

我看她退下连衣裙,反手从后面解开胸罩,小巧的乳房一下蹦出来,在下面甚至有胸衣勒出来的红印,她把胸衣扔在床上,在我面前放肆的展示着她的胸。做出挑逗的样子。我半靠在床上看着她说,“你天天在一帮小嫩芽面前憋的不行了吧?”“滚蛋吧你”,她咒骂着进了洗手间。我感觉我们之间越来越喜欢用粗俗下流的词汇彼此挑逗了,这跟她老师的身份反差太大,也是更刺激我的地方。

我把室内温度调了一下,灯光调了一下,尽量显得柔和舒服,靠在床上等待着她的服侍。还好不算很久,她裹着浴巾出来了,蜷缩在我身边,我抚摸着她的背,光滑细腻,凉冰冰的。她枕在我的肚子上,小手若有若无的触碰着我高涨的肉棒,喃喃地说,他一会儿可能会给我打电话,你别生气啊,说几句我就找理由挂了,他就不会再打了。我点点头说,没事,你打你的,我不会捣乱的。

嘴里这么说,其实心里还是有了些醋意,我推着她往下,掏出阳具拍打着她的唇,她有些抵触,却挣不过我的力气,含住小弟弟,却用手握住根部控制着,无法插入很深。我故意随着节奏很深的顶进去,感觉能触碰到她的嗓子眼,她也触发了干呕,看着她呛得眼泪都要流出来,我有点不舍,却被这暴虐的感觉吸引着,更深入的插进去,苗苗算比较娇小的,此时只得张着嘴任由我的插入,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。我感觉她放弃了所有的动作,跟僵尸一般任由我摆布,瞬间觉得素然无味,我抽出阴茎,看着她大口迫切的呼吸,也感觉自己有点过分,挽过她,轻轻地抚摸起来。

她在我怀里解开浴巾,用手牵引着我的手覆盖在她的胸上,我轻揉着,她闭着眼睛说,可能我习惯了你的手掌,厚厚的揉着很舒服,他一碰我我就很紧张,不知道哪下会把我弄疼。这是她第二次提到他,我不自觉地手上用劲,她咬住牙没哼出来,潺潺的说,对不起,我不说了。又用手在我肚子上胡噜着说:好了好了,不生气了啊。我翻身骑在她身上,发泄的揉捏着她的双乳,乳肉从我指间溢出来,被我揉捏得微微泛红,她不自在的用手护在胸前,有点害怕我继续蹂躏她的美胸,我骑在她的腰间,伸手摸索到她的阴部,胡乱碰撞着那些嫩得叫人心疼的肉片,低沉的说,把腿分开!她微微分开了腿,讨饶的说你轻点,轻点,弄坏了。我的中指粗暴的插进她的阴道,因为比较突然,也没充分的适应,略显干燥,她丝丝的抽着凉气却无法扭动,任凭我用手指粗暴的在她阴道里搅合,好在年轻,敏感的体质叫她没一会就能充分的润滑,我又加了一根手指,一样从容的进出她的阴道。她用双手搂着我的大腿,哀求说快被压死了,我抬起身不那么肆无忌惮的压着她,却用阴茎去顶她的唇,她吃吃笑着把头摆来摆去躲闪着。我倒也不着急,握着坚硬的家伙敲打着她的脸,一点一点凑近她的唇。

终于,她含住我,一深一浅的吸允起来。她的动作也渐渐加快,并且加入了用手的频率,大口吞吐着,不时用眼睛看我的表情,甚至用手托住我的蛋蛋,揉捏着。我也顺势起落,每一下都能刺进她的喉咙,那种蹂躏征服的感觉真好,苗苗也可怜楚楚的烘托着我暴虐的心,我感觉兴奋到达高潮,苗的口腔已经不能给我紧裹的感觉,我抽出怒张的阴茎,用手快速撸动着,她有点不知所措,张嘴吧,我不插进去,闭嘴吧,又感觉我射出来会喷到别处。

我看着有点不知所措的脸庞,低声说闭上嘴,,我要射在你脸上。她迅速闭上眼睛和嘴巴,在我的撸动中等待着,睫毛抖动着,忐忑着,终于炙热的精液喷出来,第一股聚在她的眼窝处,她感到不适迅速的侧向一边,第二股第三股源源不断的射在她的脸庞和耳根附近,甚至还有沾染到了头发上,她闭着眼等待我的平静,我把疲软的阴茎凑近她的唇,她默契的含住,用舌头舔舐着我的龟头,满脸被我糟蹋的一片狼藉。我抽出阴茎在她眼窝处,脸上蹭那些留存的精液,然后再插进她的口中,她用舌头细心地清理。当我的激情彻底退去的时候,她还紧闭着眼不知所措,我递给她手纸,她擦掉眼窝处的粘稠的精液,才睁开眼恼怒的拍了我一下说,你要恶心死我呀。

我簇拥着她进了浴室,用花洒冲她的脸庞,她的头发,她的耳根,调侃着说,你都用嘴尝过了,弄脸上有啥不适应的。她喃喃的说感觉不太一样,好像被你尿了一脸似的。我哈哈笑起来,说,真的啊?那你蹲着,我尿一次你就知道区别了。她显然没有这方面的见识,打了我一下接着洗身上。我却被这想法激起了兴趣,以前看岛国片也有这情景。我酝酿了一下尿意,觉得能行,就缠着她哄骗说,你叫我尿一下再洗嘛,她根本没明白什么意思,就说你尿呗,我又不看。我用花洒冲洗着她,撒娇的说我想尿你身上,她反映了半天才明白,然后温柔的跟我说,真受不了你,你尿我身上能有啥感觉?和你尿地上不一样吗?我说这是一种动物的本能吧,小狗到处尿表示这是我的地方,我的东西。我胡乱解释着,其实我明白,我要的是那种感觉,那种征服的感觉。随心所欲的感觉。内心隐隐觉得她就要离我而去了,我更需要用那种刻骨的感觉来铭记。她不忍心拒绝我,却又接受不了,很为难。

我也觉得不好再劝她,毕竟这叫正常人接受起来有难度。我俩擦干身体回到床上,她拒绝了我想弥补我,蜷在我身边用盈盈小手握着我疲软的阴茎。我却泄气的没什么感觉了。我问她,结婚照拍的怎么样,她说非常好,拍到最后他们俩都快烦了,人家还耐心的调整和计划,还把所有的照片装订成册,非常的满意。折腾了两个多星期。还另拍了一部短片,《爱有天意》特漂亮呢……她说得眉飞色舞的很是开心,突然又趴在我肚子上问,那经理和你得是什么样的朋友啊这么慷慨,以后我那些朋友也能来拍吗?我不屑的说行啊,你多介绍点朋友来,好歹让人家把你那份挣回来!聊得正欢,她的电话响了,她从床头柜上拿过电话,看看我说,他打来的,我接了啊,我点点头,她便靠在床头接通了。她俩说着私密的话,间或窃窃低笑,显得亲密无间,我躺在边上有些失落,看着她笑的花枝乱颤的内心萌发出些许醋意,我坏坏的用手覆盖在她鼓鼓的阴阜上,手指慢慢滑向她的阴道,她有些紧张的夹紧双腿,说话的语气却还平稳,但是已经试图结束话题了,我用手推了推她的大腿,她领会的把腿分的更大了,却用另一只手挡住阴部不叫我触碰,嘴里重复着知道了,知道了……

我起身撩开她的手,用手分开她的阴唇,露出里面鲜红的阴道,把还不算坚硬的龟头戳进去,一挺身,已经插入她的身体,她的声音已经不再平稳,但是还尽量的保持着,“你玩吧,别太晚,我去吹头发了啊?”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,她飞快的挂断了电话夸张的呻吟起来,随之而来的啪啪撞击声响起来!

她用手抚着我的脸,断断续续的说,这学生真不错,快把老师干死了!瞬间我精力十足,大起大落的异常凶悍,她的一对乳房胡乱飞舞着,她的双手也胡乱抚摸着,闭着眼睛随着我的节奏啊啊的叫着,声音有点大,我有些心虚,俯下身吻她,想遮掩这声音,却被她死死搂住脖子,她的双腿也紧紧夹住我的腰,整个吊在我身上,相当于负重,直接影响了我抽插的速度和力度,我只好趴在她身上,小幅度的抽插着,被她阴道紧裹着,滑腻温暖的感觉。

默默地干了10多分钟,有了射的感觉,我问她想我射在哪?她呢喃着说都行,我都喜欢,你射出来吧,我要。我最后冲刺,大力的干了几下,然后在她阴道里射了,直到我的阴茎变小滑出她的阴道,我才疲惫的翻身躺下,感觉身上都是汗,她拽了好几圈手纸团起来夹在自己腿间,坐起来用手纸擦拭我的阴茎,很细心的翻开包皮小心翼翼的擦干净,我说含着它,有点冷。她俯下身含住我的阴茎,舌头在龟头处若有若无的感觉。我闭着眼享受着,渐渐睡去。

早上被饿醒了,睁开眼,她在我臂弯里还在睡,间或有一两声的小呼噜,我看着她娇柔的脸庞,剔透的肌肤,内心无限爱怜,认识这几年,这个小女人给我很多的温存,也给我很多的牵挂,单纯得没一点社会性,她对我好的方式就是叫我随心所欲的享受她,但,终究她不是属于我的,她要回归社会,回归婚姻。我不舍的搂了搂她,她醒了,闭着眼睛呢喃着那首童谣:老狼老狼几点了?我凑在她耳边说8点了。她一下清醒了许多,翻出她的电话看时间,果然8点了,她嘟囔着晚了晚了,裸着下床,光着脚丫跑进洗手间,门也不关,几乎是坐下的同时响起了很激烈的尿尿声,我懒懒的躺在床上嘲笑她:“你咋没点淑女样儿呢?”“闭嘴!你不打击我过不去是吧?”她假装严厉的训斥我,我不再做声。然后又听她甜腻腻的说:“大叔,给小女子拿点手纸行不?”我想起昨晚把手纸拿到床上了。我拎着手纸下床,高喊着:“来来来,洒家替你擦!”她羞红着脸接过手纸,见我站在门口看着她,又恼怒的说你不许看,你走开啊。我笑着回到床上。

我再看到她时,她已经洗漱完了,焕然一新的走出洗手间,湿漉漉的,白嫩的,像刚剥出来的荔枝肉,年轻的身体把朝气散发的淋漓尽致,在我面前熟练地穿好内衣,套上长裙,由一个肉欲香艳的性爱娇娃变成一袭长裙盈盈水边的淑女。我看得性起,夸她这裙子真衬,她转了个圈兜起裙摆像个高傲的孔雀一样舞到床边,俯身亲吻了我一下温柔的说你再睡会儿吧,我得先走了,他一会接我去看婚宴的酒店。我坏笑的问,他见你会亲你吗?苗苗有点判断不出我的意思,犹豫的点点头说,“哦,可能会吧。怎么了?又生气了?”我掏出小弟弟,拽着她示意她含住,她为难的用双臂撑住身体,扭捏着说会把口红蹭花的,我不言声,把手探进她裙子里,她躲闪着委屈的说,你就会欺负我,然后俯下身体含住了我高昂的阴茎,吞吐了几下。我故意顶了几下,她有点难受的吐出来,用手指擦着嘴角的口红,我心里的快感比生理的强烈多了,阴茎上也留下了些许口红。坏笑的告诉她,“他凑你近了能闻出来,所以小心他亲你。”“你就犯坏吧!”

7月的最后一个周日,我去了苗苗的婚礼,婚车到酒店门口的时候,我远远地看着,新郎牵着她走上台阶的时候,彩带飞扬,彩花漫天,大家簇拥着这对新人照相,苗苗捧着鲜花笑的格外娇艳,我像个好奇的路人一样站在摄影师的身后欣赏着,和苗苗的目光相对,她依然温情款款,挽着新郎,在众人中是绝对的焦点。一波一波合影的都照完了,苗苗依然保持着迷人的笑,最后在几个小姐妹的簇拥下进了酒店,看着她的背影就要消失在我的视线里的时候,她右手举起那把玫瑰在空中晃了几下,消失了,我知道她在跟我道别。

坐回车里,我翻开手机,在通讯录里找到她的号码,凝视许久,终于按下了删除键,缓缓把车驶上主路,车内赵传的那首《我终于失去了你》飘飘荡荡的洒落在喧闹的大街上……


【完】